陸磊:發展直接融資市場是金融供給側結構性革新關鍵

作者:jizhe 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11 20:00    浏览::

25日,在2019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上,《2019中國金融政策報告》(簡稱《報告》)發布。國家外匯治理局副局長陸磊介紹《報告》內容,並對三個“兩難”進行了闡釋。

為什麼我們國家擁有巨額金融總資產,但發展質量不夠,大而不強?

《報告》指出,2018年末,我國金融業總資產268.24萬億元,金融業增加值佔GDP比重是7.68%,都是全球較高程度。但金融服務貿易規模小、佔比低、逆差久长、競爭力不足,人民幣在國際結算中的份額不高,國內跟 國外金融市場還未充分貫通。實際上金融業增加值已經包孕了風險溢價,即金融業事實上面臨著服務實體與承擔風險的“兩難”。

為什麼我們國家流動性富裕但實體經濟面臨融資難、融資貴?

《報告》指出,2018年人民幣貸款增長13%,社融增長9.8%,但貨幣進入實體經濟的傳導機制不暢,創新表外業務嵌套復雜,大量資本空轉,精准滴灌實體經濟的轨制機制還沒有基本確立。價格僵化,利率雙軌制仍然並行,存貸款還具备著基准利率治理,商業車險價格、長期保險預定利率的限制仍然具备,這就導致價格管制則融資難,放開價格則擔心融資貴的“兩難”。

為什麼我們國家擁有最完備的金融治理體系,然而防控系統性風險的形勢仍然嚴峻?

《報告》認為,宏觀上,地方政府跟 國有企業的杠杆率結構性風險仍然較高,經濟下行可能引發債務償還風險,房地產價格波動會帶來資產價格的貶值風險﹔微觀上,金融創新构成了復雜的金融產品體系,金融機構的關聯性增強,慢慢使風險同質共振,這就導致加杠杆則引致未來的風險進一步膨脹,而嚴監管去杠杆則可能使當下風險顯性化的“兩難”。

面對上述三個“兩難”如何徹底解決?陸磊表示,《報告》給出了方案,發展直接融資市場是金融供給側結構性革新的關鍵環節,它能够使我們擺脫服務實體與承擔風險的窘境,流動性调配與實體融資的窘境,加杠杆需求與去杠杆要求的窘境。

“一方面我們必須看到間接金融為主的金融體系無法充分服務實體,並支持現代化經濟發展,同時造成了負債率持續攀升的風險。另一方面我們還必須看到,發展直接金融有利於同時實現服務實體,慢慢進金融穩定的良性循環”,陸磊說。

陸磊介紹,《報告》建議,發展直接融資是一項系統工程,當務之急需要從兩個方面推進:一是法治保证,要求完備法律體系,嚴謹立法過程,公正司法程序跟 裁判執行系統﹔二是要素價格的市場化革新,有序解決利率雙軌制跟 定價失靈問題所導致的剛性兌付。

此外,陸磊指出,短期仍需要在現有的金融結構框架下,推動金融業發揮服務實體跟 管控風險兩大職能。


(責編:左覃韌(實習)、陳康清)